极速28

来源:科普所发布时间:2019-02-15

让公众参与到科技决策过程中,尤其是在与环境相关的问题方面。

一、 MASIS 项目概况

“欧洲社会中科学政策及研究活动监测”项目于2010 年1 月启动,项目期为两年,共有38 个国家参与,涵盖了欧盟27 个国家及与欧盟第七框架相关的11 个欧洲国家。

项目总体目标是服务于“社会中科学”的研究,通过建立结构性联系,使科学家、政策制定者和全社会产生互动,助力于欧洲各国进一步合作。项目主要任务包括4项:第一,建立、协调一个高水平的专家和相关从业者联系网络,并进行质量控制,提供项目参与国关于“社会中科学”的全貌描述、分析和注释性评论;第二,在项目期21 个月中,38 个国家依照相同模块,就社会中科学相关的主要目标问题定期进行数据收集和报告;第三,分析和报告结果,合成最终报告;第四,开发和推出一个用户友好型互动网站(www.masis.eu),服务于社会中科学的政策、活动等方面高质量的综合信息的规划与更新。

二、 欧洲社会中关于科学的热点议题

在当前欧洲各国关于社会中科学作用的讨论中,处于主导地位的20 个话题是:能源和气候变化、研发政策、生物技术、学术职业、资助体系和结构、环境、创新、科学传播(科学教育)、高等教育制度改革、健康、全球化和知识社会、科学精神、信息和传播技术、核技术、纳米技术、研究的评估、竞争性认知模式(Competing Epistemic Paradigmes)、农业、公众参与、神经科学。

这些议题在欧盟以及与第七框架相关的欧洲国家中都很普遍。各个国家的报告清晰表明,不能仅将科学理解为位于社会意识边界的独立子系统。科技发展在经济竞争和社会条件、健康、环境和可持续发展方面发挥重要作用,科学已经渗透到社会的方方面面。很明显,有关社会中科学的正确而恰当位置的讨论关注到多个层面的问题,范围从全球语境到具体的或地方性的问题。气候变化和关于科技的可持续发展被各国普遍重视。值得一提的是,关于科学的管理问题,如制度改革和转化、国家科技政策与策略等问题,在整个欧洲也非常普遍,尽管这些问题通常只是在学术圈和政治圈中辩论。欧洲民众关于社会中科学作用的辩论包含对科技的目的与动机、预期科技风险与利益广泛影响的思考,要求学术界、政治界和公众进行集体反思。这些关注点是新兴概念“负责任的研究与创新”(responsibleresearch and innovation)的重要维度。

三、 欧洲公众参与科技决策的不同类型

从项目参与国公众参与科技决策是否具有正式程序和公众参与科技决策的实际程度这两个维度而言,上述国家可以大致分成4 种类型。

第一类国家的特点是公民参与科技决策具有正式程序,而且实际参与程度较高。例如,北欧国家在公民参与决策、评估科技活动方面有很深厚的传统,形成了正式程序。这反映出决策中“社团主义”的政治文化,即将利益相关者(如雇主组织和工会)系统地纳入到不同政策领域的决策中。著名的技术评估“丹麦模式”就是基于公众参与和审议,以共识会议的形式参与决策。虽然这种模式在斯堪的纳维亚国家中承受了巨大的压力,目前在丹麦也遭受严重攻击,面临着被取缔的形势,但在全欧洲范围内仍然保持重要位置。此外,像法国、比利时、瑞士等国都有公民参与科技决策的传统。

第二类国家是公民参与科技决策有正式程序(比如,有特定的法律保障,召开公众听证会等),但实际参与程度较低。这类国家大多是东欧国家,如黑山、斯洛文尼亚、斯洛伐克、克罗地亚等。这些国家促进公民参与的行动正在兴起,如公众磋商和辩论等。

第三类国家并没有公民参与科技决策的正式程序,但实际上却有一定程度的公众参与,比如冰岛和奥地利。以奥地利为例,虽然关于科技问题的公共辩论为数有限,但公民可以运用代表和直接、民主的正式标准程序影响科技的优先设置过程。

第四种类型是既没有公众参与科技决策的正式程序,公民实际参与程度又低的国家。如塞浦路斯、捷克共和国、匈牙利、塞尔维亚、马其顿和保加利亚等。

整体而言,各国的基本趋势是:让公众参与到科技决策过程中,尤其是在与环境相关的问题方面。阿尔巴尼亚通过了一项“公众参与环境决策”的决议,确保普通公众能够参与活动的优先设置和评价。在比利时,在涉及环境问题的政策领域,公众参与过程是非常严格的。在芬兰,通过《环境影响评估法》评估活动的正式咨询程序已经建立。

四、 欧洲政策制定中的科学运用的程序及其影响力

决策中运用科学知识和科学建议的程序很少是基于立法,而是基于制度化的不同类型实践并通过各式各样的咨询机构去实现。科学的事实被运用到很多不同的政策领域,尤其是包括健康和环境在内的一些领域,常常被认为是十分依靠科学知识的领域。类似前面提到的公众参与科技决策的讨论, 决策中科学知识的运用也包含两个维度。一是科学知识注入决策的正式的结构程度,如决策过程的制度设置;二是科学知识和建议对决策所产生的真正影响力。

北欧国家以及德国在决策中运用科学知识具有传统。科学专家与普通公众、利益相关者进行互动,提供政策制定过程中相关的科学知识。不同的咨询机构通常对决策过程产生重要影响。奥地利、比利时、瑞士等国家在运用科学知识进行决策方面没有特殊制度结构或传统,却有较大影响力。罗马尼亚和阿尔巴尼亚有制度但却影响微弱。阿尔巴尼亚虽然在环境保护法中明确了咨询建议委员会应该包括研究机构和NGO 人员,但这些机构所提供的科学证据在决策中的影响力却较弱。塞尔维亚、斯洛伐克、斯洛文尼亚、土耳其等国家虽有一些咨询机构参与,却没有建立起决策中运用科学的正式程序,而且影响力也十分有限。

总体而言,半数国家在近年运用科学建议方面处于增长态势,另一半国家则维持原状。东欧国家处于增长的态势归因于受到欧洲整体形势影响,包括他们作为欧盟成员国受到的影响。不少国家建立了新的咨询机构,如奥地利成立了技术创新委员会,塞浦路斯成立了国家生物伦理委员会,芬兰建立了很多智囊团。

作者:胡俊平 尹 霖 赵立新 陈 玲

扫码加蝌蚪五线谱微信